「石榴」趙玉香港個展

MOU PROJECTS 欣然呈現趙玉於畫廊及香港的首次個展「石榴」。展覽從藝術家的童年記憶、文本研究和敘事寫作中汲取靈感,圍繞石榴的歷史、航海時代以及貫穿人類文明的文化互文性展開。聚焦趙玉最新創作的裝置、雕塑和繪畫作品,「石榴」透過三個相互關聯的章節——「遠航」、「追溯」和「童年」——層層遞進地展開一系列繪聲繪色的故事,提煉出藝術家自己對流動性、懷舊和個人歷史的思考。

在展覽入口處迎接觀眾的是散落在地板上的雕塑系列《爆汁的礁石》(2023),它們由諸如發泡劑、真石漆等建築材料製成,呈現出「礁石」之上綻放著無數的「石榴花」的景觀。作品創造了一種奇異的視覺組合,從而微妙地暗示了第一章「遠航」的主題:未知的探險和與之共存的異樣文化嫁接。在展廳的一面牆壁上,雙色的牆紙呈現了十五世紀西歐航海家開闢美洲大陸的歷史演義,當中的現成圖像來自一組十六世紀名為《Americae Retectio》(發現美洲)(約1589)的版畫。畫面中,航海家亞美利哥·維斯普奇佇立在中央桅桿已經斷裂的航船上,太陽在海平面上緩緩升起,而四周的海域中充斥着神話中的神明與海洋生物。在這個有關遠航的展覽敘事中,作品暗示了大航海時代遷徙、追逐與征服帶來的雙面結果,勾勒出在太陽的引導和「新大陸」的召喚下人類的恐懼和慾望。

在展覽的第二章節「追溯」中,趙玉編造了一系列類考古證據及遺跡,創造了一種有關徵戰及遷徙歷史的半虛構敘事。《海洋戰袍》(2023)是一系列由印制布料反復加工製成的具有衣物形態的雕塑。每一件都由衣架掛起,形態端肅,彷彿剛出土的、被歷史遺忘的戰士的披風。這些被加工處理過的織物之上都印着一張隱藏的、被重新想象繪制出的象棋棋盤,這些棋盤上原本存在的、用於分割兩個相對立的陣營的「楚河漢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印制在棋盤各個角落的「世界」二字。作品以一種帶有烏托邦色彩的想象,隱喻了文化碰撞與交匯之後、重新被定義的世界規則和界限。附近的系列雕塑《新來者,信使》(2023)則呈現了趙玉拍攝的一系列照片,這些照片被印制在大理石上,捕捉了她在歐洲及中國遇到的各種芭蕉樹。作為一種在殖民歷史中被引進世界各地的熱帶作物,芭蕉科植物無根的屬性使其在趙玉的作品中變身成為一種不斷遊牧的「信使」,被「紀念碑化」,封存在一個個石碑當中。

在展廳的最深處,終章「童年」畫風一轉,將有關世界歷史的敘事引向對藝術家個人記憶的追溯。在雙頻錄像裝置《軟情景》(2022)中,趙玉聚焦一男一女兩名主人公的互動和情緒糾葛,他們分別化身古籍中記載的夷人與越人,為了尋找太陽,而不斷東行探索這個世界。影片中,男主人公的原型是她的外公,在趙玉的記憶中,外公對「海外」總抱有一種憧憬和期望,在閒暇之中,他也撰寫研究過許多有關國際貿易和世界動態的文獻。而影片的靈感也是來源於藝術家對外公的記憶與遐想,反映了與無數偉大探險故事相關的個人歷史、鄉愁、文化認同和遷徙。

在趙玉的童年回憶里,她外公的住處種植著幾棵石榴樹,而對於這些石榴樹的印象也牽扯出藝術家對於外公「真實身份」的構思和想象,引出一系列關於航海和文化徵程的圖像及文本研究。在神話及民間流傳中,石榴多籽的特質使其成為有關生命、再生及生育的象徵。而在趙玉的作品中,這種源於中東、而至今遍布世界的植物也化身為有關傳播、交融、播種的隱喻,與她童年記憶息息相關,也由此引發眾多關於歷史的疑問。

5 Aug ‑ 9 Sep 2023 (every Tue to Sat) 11am ‑ 7pm
MOU PROJECTS – 香港黃竹坑業發街1號The Factory 202室